第二次进入413寝室,这回有王晓明陪伴,陈歌并不是太慌。

  “小林,你平时都不收拾屋子的吗?明明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给人的感觉就跟住了好几个人一样。”王晓明似乎是第一次进入413寝室,这让陈歌更加奇怪了,两个寝室离得这么近,就算没有串过门,平时开门关门的时候,应该也看到过门内的场景才对,除非小林一直在有意遮挡。

  “我视力不太好,你帮我看看那墙上有什么东西?”陈歌没有完全信任王晓明,不敢留对方一个人在门口,万一对方突然发疯再把自己锁进屋子里那可就不妙了。

  “好的。”王晓明好像并不知道413寝室的恐怖,在他眼里,这似乎只是很普通的一间寝室。

  抓着扶手,王晓明直接爬到了一号床上,伸手摸了摸墙壁:“你这墙上又没有贴海报,干嘛钉那么多钉子?”

  “钉子?”陈歌在王晓明爬到一号床上的时候,自己快读跑到四号床,准备将所有笔记和资料全部带走,然后就再也不回这寝室了。

  “对啊,还有这墙上的阴影是怎么回事?跟个活人趴在墙上似得,你晚上睡觉不害怕?”王晓明光是看着就有点不舒服。

  陈歌没有回应,他仍在思考王晓明刚才说的话。

  此时王晓明抚摸的地方原本也有一道人影,只不过刚才它刚从屋子里跑出去,消失不见了。

  “让我看看。”陈歌提起背包,也爬到了一号床上,他伸手触碰墙壁,刷着白漆的墙皮下密密麻麻钉满了钉子。

  所有钉子都在人影曾经出现的位置上,那是不是说明,正是这些钉子将人影钉在了墙壁上?

  陈歌正在思考,小腹突然感到一阵疼痛。

  “有虫子?”陈歌掀开上衣,看见腹部有一个小伤口,因为伤口太小,并没有流血。

  “我衣服里爬进虫子了?”他脱去外套检查了一遍,没有在衣服里发现虫子,反倒是在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枚前端尖锐的钉子!

  “小林,你怎么还随身带着钉子?不怕扎着自己啊?”王晓明只是觉得奇怪,不过他似乎并不惊讶,从他的反应中,陈歌推测小林在班级里应该是个异类,不管他做什么,大家会觉得正常。

  “没事。”嘴上说着没事,但是陈歌心里却无法平静。

  原本用来把鬼影钉在墙上的钉子,突然出现在了自己口袋里,并且还狠狠扎了自己一下,这绝对不是个巧合。

  “那家伙是在找替死鬼?”陈歌暗叹侥幸,如果他没有再回寝室,估计直到他被扎死,钉在墙上时才会意识到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

  “我好心给他开门,他竟然恩将仇报,拿我做替死鬼?”陈歌对比了一下口袋里的钉子和墙皮下隐藏的那些钉子,确定是同一款的。

  “找替死鬼可以理解,但是最起码应该给我说一声,这么不声不响的太没有礼貌了。”陈歌慢慢平静下来,他拿出剪刀想要把墙壁中的钉子给弄出来,可惜钉子钉的很深,仅凭一把剪刀,效率太低了。

  “这鬼地方还真是步步杀机,稍不注意,估计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是几分钟的时间,陈歌感觉自己又被扎了一下,这次是从小腿处传来的。

  他抖动裤脚,里面掉出了一枚短钉。

  “现在出现的频率很慢,扎的也不疼,随着时间推移,这些钉子会不会出现的越来越快?每次扎的也越来越深?”

  被扎疼一下,陈歌倒无所谓,他担心的是这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出现的位置也不固定,如果自己正在狂奔当中,钉子突然出现在鞋子里那可完了。

  另外陈歌还考虑到了一种情况,放任不管的话,钉子甚至有可能会在体内出现,到时候可就不是被扎一下那么简单了。

  “怪不得我一直有种急迫感,这地方真的太危险了。”

  身份没弄清楚,所在场景也没弄明白的情况下,陈歌就已经进入了慢性死亡的节奏,不过就算如此,他仍旧保持着冷静。

  “我醒来是在课堂上,白老师出现后反复强调不让外出,要求老实呆在寝室里,这算不算是他给我施加的一种心理暗示?书桌里的发现和笔记内容也全部指向寝室,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最好的选择就是寝室,这是我必须要去的一个地方。”陈歌没得选择,不过现在回忆起来,他注意到了两个细节。

  第一,王晓明曾在自己提出回寝室的时候,说想要去食堂。

  不管他是无意还是有意,陈歌如果跟着他去了食堂,就会暂时避免这种情况出现。

  说明在这件事上,王晓明并没有要害自己的打算。当然,这并不能证明王晓明就一定是好人,说不定食堂里有更恐怖的东西在等着陈歌,他只是想要把陈歌引到那地方去杀掉。

  第二,熄灯前,白老师专门跑过来查寝,确定陈歌是否在寝室。

  白老师当时的表情十分惊恐,他没有踏入413寝室半步,这说明他应该是知道413寝室很危险。

  在明知道413寝室有问题的情况下,他竟然放心让陈歌在这里睡觉,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综上所述,陈歌在心里得出了一个结论,王晓明不一定是好人,但白老师一定心怀鬼胎、别有目的!

  陈歌将遇到的所有人,以及他们说过的所有话和做过的表情动作全都记在了脑海里,这不是因为他记忆力好,仅仅只是他求生欲强。

  “413寝室很危险,但是我进入其中后并没有直接被杀死,仅仅只是被替死鬼当做了替身,并且对方还是用这样一种缓慢的方式来完成替死,看来这个任务也不是完全没有生路。”陈歌望向寝室里的其他几个人形阴影,每道人形阴影下面应该都有一大片钉子。

  “替死鬼找上了我,我现在一直被钉子扎,如果我把这寝室里的钉子全部弄下来,然后用这钉子去扎别人会怎么样?”

  陈歌已经被莫名其妙出现的钉子扎了两次,换个人过来,早就把那些恐怖的钉子扔了,或者深埋起来。

  但陈歌并没有那么做,他反而将钉子收了起来,准备出去找个看不顺眼的家伙,扎对方几下试试。

  “这钉子能钉住鬼影,应该也能对执念和厉鬼造成一定伤害,是个好东西,只不过我拿着钉子在深夜扎人会不会引起恐慌?”

  陈歌觉得这个方法可行:“钉子可以先留一部分,接下来我的重点是找到那个替死鬼,尽量说服他跟我合作一起钉别人。如果实在不行,我只能试着再把他钉到墙上去了。”

  看着墙壁上的钉子,陈歌又用剪刀试了几下,仍旧弄不下来。

  “拔钉子还是要用起钉器和羊角锤才方便,学校里应该有维修室,要是能弄到一些工具就好了。”

  陈歌思路非常灵活,他从不会拘泥于某一个点:“带些比较实用的工具在身上,也可以应对更多复杂的环境。”

  “小林?小林!”王晓明伸手在陈歌脸上晃了晃:“你在想什么开心事呢?怎么还笑起来了?”

  “晓明,你知道咱们学校的维修间在哪里吗?”陈歌随口问道。

  “你问这干什么?”王晓明不明白陈歌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两者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我这个寝室的门总是出问题,晚上自己会发出声响,所以想要找些工具修一修。”陈歌从一号床上跳下,站在门口。

  “好像在教职工住宿楼附近,那地方很少有学生过去,我觉得你还是等明天让宿管联系吧,虽然咱们楼的宿管……”王晓明打了个冷颤,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不麻烦宿管了,这点小问题,我自己就可以搞定。”陈歌知道了修理间的大概位置是在教职工住宿楼附近,但问题是教职工住宿楼在什么地方陈歌也不知道。

  “熄灯以后还乱跑,被老师抓住肯定会严惩你的!小林,你想清楚啊,你要是去其他地方就算了,修理间可就在教职工住宿楼那里!”

  “确实有点危险,可我这寝室实在没办法住,一到晚上门就嘎吱嘎吱响,根本睡不着。”陈歌很真诚的看着王晓明:“兄弟,要不我今晚先在你寝室睡一觉吧,我看你寝室也就你一个人,其他床位都是空的。”

  “来我寝室睡?”王晓明脸皮抽了一下,思考片刻后说:“我觉得还是去修理间看看比较好,就算遇到老师,只要跟他们好好沟通,说明原因,他们应该会理解的。”

  “好的,那你把我送到教职工住宿楼附近怎么样?”陈歌抓着王晓明的胳膊,一点要松手的意思都没有。

  在寝室里僵持了一小会,王晓明终于同意下来:“行吧,不过到了地方我就直接走了,绝对不会进入教职工住宿楼的。”

  “多谢。”

  “别客气,谁让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呢?”王晓明回到自己寝室换鞋子,陈歌关上了413寝室的门,在等待王晓明的时候,他拿出笔记本详细翻看了那个在寝室遇害学生的信息。

  “油画专业?平时胆子很小,不爱说话,但是人特别好,喜欢独自呆在油画室里画些稀奇古怪的画。”小林的笔记本里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陈歌将它们拼凑了起来。

  “先找工具,如果时间来不及就用钉子扎白老师试试,要是时间来得及,我就去油画室转转。”

  等王晓明换好了鞋子,两人一起进入楼道。

  “小林,一定别弄出太大声音,把宿管招来,咱俩可就完蛋了。”王晓明很害怕宿管,陈歌也开始好奇宿管到底是什么?

  普通人能把王晓明吓成这样?

  要不是情况危急,陈歌还真想去看看宿管长什么样。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楼,寝室楼的大门没有上锁。

  “快!”

  王晓明冲陈歌招手,两人朝着大门跑去。

  可就在他们快到门口的时候,旁边宿管房间的窗帘被掀开了,一张灰白色的脸贴在窗户上,这张脸旁边就是严禁学生熄灯后外出的公告。

  窗户慢慢被推开,一股凉气从屋内传出。

  “跑!宿管来了!”

  陈歌也不知道宿管有没有看到他们,直接抓着王晓明冲出了寝室楼。

  两人在漆黑的校园里跑出好远,直到周围恢复平静,他们才敢停下脚步,找个角落喘气。

  “完了,小林!我要被你害死了!咱们被宿管发现了!”

  “慌什么?他又没看见脸。”陈歌回想宿管那张灰白色的脸,也觉得有些瘆人,那张脸根本不属于活人。

  无论王晓明,还是白老师,包括班级里那些同学,表面看着都和正常人一样,他们甚至还都有体温。

  但是那个宿管和这些人完全不同,窗户里面的那张脸没有任何生机和表情。

  “宿管和其他人不同,这也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收获,有机会可以用钉子扎他几下试试,或者就让他来做我的替死鬼。”

  陈歌在根据自己掌握的线索,不断调整自己的计划,不过大的方向没有改变。

  深夜的校园非常恐怖,陈歌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那些白天特别热闹,晚上几乎没人的建筑都有这样的特性。

  在黑暗中走了几分钟,一直沉默不语的王晓明突然停下了脚步。

  “到了?这里就是教职工住宿楼?”陈歌看见黑暗中有一片低矮的建筑轮廓。

  “还没到,我只是觉得反正都被发现了,索性就不去在意那些。”王晓明似乎是突然想通了。

  “怎么?你准备跟我一起去修理间了?”陈歌感觉王晓明状态有点不对。

  摇了摇头,王晓明看向陈歌,他鼻息很重,嘴里好像在咀嚼什么很硬的东西,嘴唇红红的。

  过了好半天,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里是食堂。”

  “食堂?”

  说好要去修理间,谁知道王晓明中途变卦,不声不响的将陈歌带到了食堂门口。

  :。: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566book.com/book/46286/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