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认为小白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儿?”

  楚铮眯了眯眼,对于他媳妇儿所言,也不发表意见,只是建议说:“要是认为小白不是其人,可以找机会给她和老沈做个DNA检测。”

  “楚铮”:“……”

  这里这个自己……还真是直接啊。

  “这可以有诶!”韩子禾不但没有反对,还建议,“顺便看看能不能从她大脑那块儿检测出芯片。”

  “你说芯片?!”楚铮不认为韩子禾是喜欢无的放矢的人,她说这话必然就有说这话的理由。

  若是联合之前所言看,那他媳妇儿刚刚提及的此小白非彼小白,就能理解咯。

  “你怎么可能这般想呢?”“楚铮”闻言,很不认可啊。

  倒是楚铮,他对自己媳妇儿更加信任呢。

  “我很想听听你这个定论是怎么推出来的。”

  韩子禾颔首:“要说详细理由,那微表情应该算里面去。”

  “我看你跟他之前对小白的态度都好的不能再好呢!不清楚的,还以为那是你夫妻俩的亲闺女呢!”

  “楚铮”真想不到,这里这对儿夫妻竟然演技远超他跟他的韩子禾,说是对儿戏精,也不为过啊。

  他真想不到向来想让自己显得高贵的媳妇儿,在这个世界里,竟还有这般时候,当真很有趣儿。

  当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不是,他更喜欢自己媳妇儿那端着的小样儿……嗯,这应该就是孩子嘴里说的反差萌?!

  “楚铮”跟那儿琢磨着,心里不自觉的开始想起自己媳妇儿了。

  “也不知到底啥时候能够回去见媳妇儿啊!”

  “楚铮”认为要是继续跟这里呆着,他可能……多多少少就要有些抑郁咧!

  当然,这就是他的想法儿而已,像他这般的人,无论是疏阔性情还是擅于排解情绪这能力,都让他跟抑郁联系不上。

  而这会儿,这里的楚铮也逐渐说到兴头上来。

  他说:“要是不能有有力证据,可以佐证你这看法,可能……可能就连老沈那儿也不大能说的通。”

  “他不清楚这个小白有问题啊?”韩子禾听到楚铮这话,眼眸略茫然的看向楚铮,“刚刚你说的那话听在耳朵里,还以为……是你跟那老沈谈好的呢!”

  “之前不是跟你说咯,前不久,他自己找上我,说这事儿的!”

  听到这儿,“楚铮”眼眸亮起来咯。

  原来还有这回事儿啊!

  要不然他夫妻怎能配合的这般好呢!

  虽然不敢说没有瑕疵,但是,就算略有瑕疵,应该也能忽略不计呢!

  “他应该是怀疑小白让他前妻教唆的变了性情。”

  “可是刚才看她反应,应该之前没见过她妈啊!”韩子禾认为在这方面,小白应该没有欺骗谁。

  “我之前也有注意其反应,你说的没有错,看小白的反应,不像是糊弄人,除非她演技高到能够蒙过你我。”

  楚铮的赞成,对于韩子禾的迷惑,根本没有作用。

  所以韩子禾依旧眯着眼睛,跟那儿琢磨呢:“你跟他之前没有特意调查他前妻事情?”

  “哪能有这个疏漏呢!”楚铮抿唇摇头,“实际上,当他看到自己前女友和前妻前后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后,就特意对她们做了严格的调查。”

  “他是不是也很好奇自己初恋和前妻的生活?”韩子禾觉得沈亮和应该不仅仅是出于谨慎对他初恋女友跟前妻进行调查的,不能说更多啊,但是至少可以说是一定程度上,他对这些旧人现有情况的好奇,让他更加关注有关调查。

  “莫不是结果显示他这俩红颜,都是普通人啊?”

  “……”楚铮见他媳妇儿好奇的眨巴眼睛看着他,登时就觉得自己好像是中了名为温柔乡的狠狠一箭!

  他很不能捂着胸口,使劲儿闷哼呢!

  可惜,他对此只能跟自己心里默默地想想而已。

  “真不怕你笑话!大概是因为他要求有关单位给出的结论事无巨细,又因为不能标注成为急件,所以到现在,我跟这老沈拿到手上的材料汇报,好像还有特别内容出现……当然,据说这才调查到小半,还有大部分内容到现在没有传达过来呢!”

  韩子禾:“……”

  “楚铮”跟不远处竖起耳朵,认真听认真想:“这许久都没有给出答案……要不然就是调查方面不太上心,要不然就是调查出重要事情,现在不好给出。”

  显然韩子禾也这般想:“你跟他提提啊,说不定他初恋和前妻那边儿有重要线索说呢。”

  楚铮若有所思:“你说的很有理。”

  “还有小白那里,你可让老沈好好想想啊!”

  “嗯,我清楚,这事儿宜早不宜迟。”

  至此,楚铮跟韩子禾对于这话题就翻过去了。

  “楚铮”:“……”怎哒?还需要来个未完待续?!

  说啊!继续说下去啊!他都还没听够,甚至还不了解这具体情况呢,咋就不说咧?!

  大概是因为“楚铮”想要打听这件事情的情绪特别激烈,所以准备要休息的楚铮和韩子禾,又让一阵门铃给打扰了。

  楚铮:“……”

  韩子禾:“……”

  这客人也扎堆?!

  楚铮看他媳妇儿噘起嘴的样子,心里暗暗庆幸——幸好他媳妇儿还没有睡着,要不然,就她那暴躁的小起床气,就足够他受的!

  心里庆幸不已,楚铮之前那点儿让来人搅合出来的郁气竟然消散很多。

  “乖,你跟这儿先安静坐着缓缓,我看看是谁。”

  楚铮没敢在这时候摸他媳妇儿脑袋,生怕这会儿脑子还有些迷糊的媳妇儿暴躁。

  不过他媳妇儿这会儿表现还不错,虽然能够明显看出不快,但还是温和的颔首,算是回应楚铮。

  见媳妇儿这样,楚铮暗自松气。

  “你咋又回来咧?”看到来的人是小何同志,楚铮立刻想将其拒之外面。

  “我想您可能想听听这段话。”小何同志不等楚铮动作,立刻举起手机给他瞧。

  楚铮一眼就看到里面的播放器处于暂停播放状态。

  莫不是跟小白有关联?!

  楚铮没有直接问这话,但是,他有种感觉——这里面播放的内容,跟小白脱不开关系。

  他这般想,也很清楚,不能当着眼前这人说。

  毕竟拿着证据投靠过来的,不见得就是真朋友,也不一定就是真想跟你合作的。

  所以楚铮装作不感兴趣的说:“你该不会是拿到我儿子的承诺了吧?”

  刚刚想要忽悠楚铮的何小姐:“……”

  这都哪对哪儿?!

  她根本说的就不是这回事儿,好不好?!

  气到想要暴躁,但是,何小姐很好的将这情绪按下。

  她说:“跟您儿子们没有关系啊!这可是跟刚刚那位客人有关的,您就不好奇这位远渡重洋而来的熟人,是不是有所图?”

  “有所图?……你竟晓得她跟湛湛小时候关系不错,她爸跟我之间还曾笑谈过她跟湛湛的婚约?”

  闻言的何小姐,登时睁圆眼睛:“……”

  她原本不清楚这件事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她晓得咯!

  楚铮见她发呆,就清楚这人根本不清楚湛湛跟小白的关系。

  当然,他刚那话,就是半真半假,所为也是将这位何小姐给忽悠的真真假假分不清。

  这真的部分,自然小白打小就跟湛湛关系很好。

  当然,跟他儿子关系特别铁的,还有很多呢!

  满大院儿放眼眺望,别说同龄人呢,就是比他大些、但是只要能玩儿到一块儿的孩子,基本上就没有对他不服气的!

  而那假的部分,当然,就是那句婚约。

  其实这老沈以前还真玩笑的提及过做亲的事情,不过那也是玩笑时顺带说的,他当时还很有求生欲的,将这个建议给认真拒绝掉了。

  为这事儿,他媳妇儿还特意奖励他呢!

  想到奖励的楚铮顿时美滋滋的想要笑。

  要不是眼前还有这位何小姐在,他可早就哈哈大笑起来。

  “他能答应这事?”何小姐说的“他”,这所指的,自然是湛湛咯。

  以她对湛湛了解程度,虽然跟青梅竹马的小白拼感情,可能悬,但是,要是跟对方比对湛湛的了解,她认为失踪十数载才归来的小白,就算在眼前,也是手下败将料儿啊!

  更何况,她所知晓的那位小白,可能很有军事价值呢!

  “楚叔叔,您还是让我进到里面说,这样的话就更加安全咯。”

  楚铮听这人这般说,也清楚放任对方在外面,也不是很明智,所以,仔细衡量之后,还是摆出不太欢迎的态度,将对方让进去。

  而这时,韩子禾可算是缓过盹儿来。

  不过她见到小何之后,这反应跟楚铮,都是如出一辙。

  “怎般是你啊?!”

  清楚意识到自己有多不受欢迎的何小姐:“……”

  她真没想到自己会感受到何为不受待见。

  从他们儿子到他们自己,竟然都对她这般抵触……这让何小姐不能不对自己的魅力有所质疑。

  “你听她怎般说。”楚铮见到他媳妇儿,这第一反应就是将何小姐之前对他说的话给复述了一番,然后,就略微谈谈根本就不正确的看法。

  韩子禾看出这家伙是想让她跟着糊弄何小姐的,所以也不打扰,就安静的听他跟何小姐斗。

  只是何小姐战斗力不过关啊,还不等怎么着,她就先败下阵,转而提出备选要求来:“我可以远离您儿子,但是,不可能无缘故,就这般做。”

  “难不成是我之前说的有问题,所以,你就没有听懂?”

  韩子禾不像楚铮那般特别有耐心,所以,在意识到这位何小姐还想纠缠时,就不耐烦的说:“我不在乎湛湛跟谁做朋友或者做夫妻,这是他的自由。

  至于挑选的人,我自然要给他提意见,但是,听不听,就是他的问题。说起来,虽然谁都想找色色都好的儿媳妇儿,可是那不是我跟他爸爸能够完全做主的,到底还是湛湛跟他妻子白头偕老不是?

  所以,他妻子怎么样,需要以湛湛意志为重的,同样,他若是因为自己挑选的妻子而苦闷,那也是他的事……我之所以介意,是因为我说过,湛湛除非是选定要和其共度终生的人,不然就不要将对象给带来家里。很显然,他或者你,都想要、或者说,都已经违规咧!”

  何小姐:“……”

  她真想不到,竟因为这个理由才被低看的!

  可是,这理由难道不是自私?!

  这般奇葩的理由简直让她打开眼界好不好?!

  现在,竟有对自己孩子那终身大事毫不关心的家长!

  要不是亲耳听到咯,她真不敢信以为真!

  这这这、这这这……是不是忒不负责呢?!

  除此之外,何小姐根本想不到其他形容词。

  “我跟您儿子的问题,我不会再拿来给您而为添烦恼了,我这次来,也是为了之前有所失礼的地方做弥补的。”何小姐反应特别快,基本上是韩子禾和楚铮刚给她划定底线,她就找到其他理由做突破。

  “……”楚铮见何小姐竟然是铁定心要坚持自己的想法了,顿时就不打算继续劝解,他看看媳妇儿,见他媳妇儿朝他颔首,心知这是赞成他那想法,所以,就很有底气的跟何小姐微笑,“我想我需要提醒您,我跟夫人都不会接受您、或者说陌生人任何名义的弥补,所以,您若是真能够知难而退,我跟夫人会很高兴呢!这可比任何的弥补都更有意义。”

  没有准备贿赂谁的何小姐闻言:“……”

  这说的,她咋有种——要是不掏出去点儿有价值的东西做补偿,她说的补偿就毫无意义呢?!

  这应该是错觉!

  嗯!嗯!嗯!

  这……肯定是错觉!

  她需要保持冷静和清醒,不能随意上当!

  何小姐想到这儿之后,立刻接上楚铮之前这话,忙不迭的小声跟他夫妻解释说:“我说的弥补不是实物,而是一分还算有价值的情报。”

  “情报?”听到这个词儿,楚铮有意的挑起眼角,看向何小姐,有些质疑的说,“何小姐,你是不是把诚意给放错地儿咧?!”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566book.com/book/46441/1573/